您的位置 首页 经济

1000家门店暂时停业,疫情下的周黑鸭何去何从?_腾讯新闻

2020年注定是终生难忘的一年,在疫情的影响下,餐饮行业几乎全员停业,但在谣言漫天飞的时候,湖北的食品企业似乎更加难做,不过好在当疫情过去时,一切又还有转机。当下来看,湖北食企之一的周黑鸭实在是难上加

2020年注定是终生难忘的一年,在疫情的影响下,餐饮行业几乎全员停业,但在谣言漫天飞的时候,湖北的食品企业似乎更加难做,不过好在当疫情过去时,一切又还有转机。

当下来看,湖北食企之一的周黑鸭实在是难上加难,2018年以来,周黑鸭的净利润开始处于大幅度下滑状态,2019年下滑未能止步还遭遇机构做空。

而2020年开放加盟、新建加工厂,本想换一条路弥补自己的“软肋”,挽救一路向下的净利润,却又遭遇疫情,80%以上的门店暂停营业,刚刚起步的线上电商受快递运力影响也暂停发货,一时之间情况很是严峻。

线上线下双双“失业”

在全国各地美食纷纷给热干面加油时,周黑鸭在2月11日发布公告,表示受到疫情影响全国共有约1000家门店将暂时停业,而据周黑鸭最近一份业绩报告显示,截止2019年6月末,周黑鸭在全国17个省份及直辖市内的96个城市自营门店共有1225家,本次停业门店数超过80%。

如今疫情的形势依然严峻,绝大多数城市基本都处于全员宅在家的状态,街道上人烟稀少,餐饮业受到极大地冲击,从目前的确诊病例来看,华中地区是疫情重灾区,武汉等市也早已开始每日两次全市集中消毒,街边门店也基本都处于停业状态。

周黑鸭成立于武汉,由湖北、湖南、河南、安徽和江西五省构成的华中地区也一直是为周黑鸭创造营收的主力军,2019年上半年华中地区实现营收8.42亿,占周黑鸭总营收60%,与其他区域很大差距。

虽然周黑鸭还表示由于产品均为100%包装产品,极大降低了运输及售卖过程中的污染风险,并且及时调配了华北、华南生产中心的产能,保证生产活动正常,但不得不说,这场疫情对周黑鸭本就一路下滑的业绩更是雪上加霜。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快递运力有限,目前周黑鸭天猫旗舰店也已经暂停发货,且恢复发货日期未定,换句话说,周黑鸭线上线下销售渠道几乎是全部失灵,而在“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同时减少外卖快递接触”的氛围下,剩余门店能有的销量恐怕也是屈指可数。

净利润大退步,又遭机构做空

2002年,周富裕在武汉开设首家卤味鸭店,三年后申请注册了“周黑鸭”商标,此后带领周黑鸭一路走进香港联交所,在2016年上市交出的首份年报中,营业收入达到28亿,归母净利润超7亿,并且保持着近30%的增速,彼时,煌上煌的营收不足周黑鸭的一半,而绝味食品还没有登陆资本市场。

不过这样的增速并没有能长久保持,上市仅仅两年,周黑鸭的净利润就走了下坡路,2018年整体营收微降1.2%,但归母净利润却骤降近3成仅为5.4亿,而这还不及周黑鸭上市前夕的利润规模。

2019年增长停滞的周黑鸭并没有迎来转机,3月时,做空机构EmersonAnalytics指出,周黑鸭在销售数据方面存在造假行为,其2018年净利润比预测数据还低50%以上,并且评估其每股价格应为2.4港元,仅为其停牌前收盘价的65%。

而祸不单行,花旗银行由于业绩差于预期,将周黑鸭盈利预测下调18%,同时给出“卖出”评级,尽管后来周黑鸭发布澄清公告,但业绩下滑已是不争的事实,上半年虽然营收微增1.8%,归母净利润再次同比下降32.4%,资本市场的质疑声也是不绝于耳。

而同时,煌上煌和绝味食品在营收和净利润方面都保持着较高的增速。另外,在门店数上周黑鸭也被抛下了,煌上煌的门店数预计2019年底达到将4000家,绝味食品则早已过万家,而周黑鸭最新公告的门店数只有1225家,不仅如此,后起之秀久久丫也在2018年时门店数就突破了1300家。

在成本增加,门店数也被压制的情况下,始终坚持直营模式的周黑鸭净利率也相应地不断下滑,从2017年的23.4%降至2019年上半年的13.8%,而绝味食品的净利率却提升至15.92%,已经超过周黑鸭。

而周黑鸭反击的第一步就是改变品牌在年轻消费群体中的印象,2018年联名御泥坊推出“鸭脖色”口红,2019年,与潮流偶像合作投放硬广、组织“吃货全球之旅”等活动,并设计专属品牌IP,2020年,为了塑造周黑鸭年轻化、“潮”的品牌形象,又签下新生代流量黄明昊作为品牌代言人,销售费用自然也是水涨船高,2019年上半年最新财报显示销售费用同比增加11.3%达到4.95亿。

“软肋”凸显,业绩承压“被迫”开放加盟

在疫情之中餐饮行业无一幸免,但周黑鸭看起来要更严重一些,一方面由于其大半市场在疫情重灾区,另一方面周黑鸭一直的软肋也更加明显。

在直营模式下,周黑鸭所有门店都有加工厂统一配送,但即使2019年建在东莞的华南加工厂已经投产的情况下,周黑鸭也只有三个加工厂,而周黑鸭的产品通常只有7天保质期,于是“运输时间长,货架期短”成为无法忽视的问题。

2016年,周黑鸭上市时募资24.52亿,其中35%都用于建设及改善加工厂,而周黑鸭计划中五大加工厂的江苏南通、四川成都的加工厂还在建设中,运输成本相对较高。

原料成本和人工成本的增长不断挤压着周黑鸭的利润空间,在归母净利润连续大幅下滑的情况下,2019年11月周黑鸭终于还是在直营模式外增加了“特许经营模式”,第一家加盟商选中了广西铭和食品有限公司。

据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11月12日,实控人为钟一鸣,仅比周黑鸭发布会晚了6天,是为了此次加盟特意成立的。

而开放加盟后,品控势必做不到以前的那么全面,即使是全直营模式时,山寨店铺也层出不穷,曾经“罂粟壳”事件以及市场监管局等查处的多起假冒“周黑鸭”事件都多少会对品牌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

虽然说周黑鸭的鸭子不全来自湖北,但“周黑鸭”的品牌上早已深深打上了武汉的烙印,在疫情并不明朗的当下,人们更愿意保守地选择拒绝,而这一场疫情也让本就处在下坡的周黑鸭更加艰难。(蓝鲸资本 徐晓春)

桂林生活网所有文章均来源于网络,文章所涉观点及言论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文章有侵犯他人权利,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l879.com/money/jj/123316/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