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象生活,做生活的分享家

您的位置 首页 健康

Craig S Wright 博士现身于美国联邦法院,证明他是中本聪

他在法庭上作证说,如果可以的话,他非常愿意提供这些信息,但是生成公共地址列表所需的信息被锁定在一个加密文件中,该文件有多个不同的密钥保护层。Wright解释说,这个加密文件包含了相关的种子和他的专有算法,这些…

桂林生活网是立足桂林面向全国融新闻资讯,体育赛事,娱乐八卦,IT科技,财经资讯,公益资讯,旅游资讯,教育资讯等知识性和娱乐性、服务性于一体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本站致力于为广大网民提供最新最及时的新闻热点资讯。

作者:coingeek

原文标题 《Dr.Craig S. Wright appears in US federal court, testifies he is Satoshi Nakamoto》,载于coingeek.com (2019/6/30)

翻译:刘晔律师

Craig S Wright 博士,nChain 的首席科学家,也就是更广为人知的中本聪,现身于佛罗里达州西棕榈滩的美国联邦法院。该起诉讼起因于他与Dave Kleiman的工作,该工作后来产生了比特币。作为Dave Kleiman的财产代表人,Ira Kleiman 提起了这起诉讼。周五的诉讼活动,上午证词部分未对外开放,但法院开放了下午的证据听证,内容是关于Ira Kleiman要求Wright提供一份截至2013年12月31日的比特币“公共地址”清单的证据调查争议。

Wright非常愿意出庭作证,以回答多年来困扰整个比特币生态系统的许多问题。对于Wright是中本聪这一点,业内人士并不感到困惑;然而,抗议者们认为他不是,其中包括卷入某种诈骗的团体,这样做只是为了迷惑主流媒体、政府和整个行业。

对比特币来说,这是历史性的一天。周五,Wright 在宣誓下宣称他是中本聪。这并没有收到Kleiman律师的任何反对意见,当Wright承认他撰写了比特币白皮书时也没有任何反对意见。事实上,在后来Kleiman 的律师对 Wright 的交叉询问中,他称 Wright 为比特币的发明者。

在证词中有一个非常情绪化的部分。Wright 解释说,他隐藏自己的中本聪身份有几个原因,不限于比特币如何被迅速用于像丝绸之路和九头蛇这样的暗网市场,使得贩毒、儿童色情和其他严重的非法活动成为可能。他声称,这让他对自己创造的东西感到羞愧,因为这不是比特币的初衷(它的目的是创建一个诚实的货币体系)。为此他心烦意乱,感到自己的工作失败了,也导致他不再做牧师和去教堂。Wright补充说,他愿意接受自己永远无法获得2009年至2010年开采的比特币的机会,因为花掉这些钱可以证明他是中本聪,还因为(当时)他想与比特币划清界限。他甚至表示,他想销毁一个硬盘,这个硬盘本可以让他访问在2009年1月至2010年8月期间(为他的公司)开采的比特币,但是DaveKleiman说服他不要这么做。

在庭上,Wrigh继续表示,最初的比特币并没有像人们今天所认为的那样使用公共地址的概念;而是,它依赖于公钥-私钥对,并拥有花费比特币所需的私钥。今天,人们错误地认为一个公共地址类似于一个银行账号,持有人在那里积蓄比特币,然后从那个地址消费。Wright在最初创建比特币时从来没有打算纳入一个重复使用公共地址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中,人们可以发现一个被重复使用的公共地址中累积了多少钱;相反,他的最初想法是为每笔交易创建一个新的密钥对(也就是一个新的地址),从而为用户提供一个新的隐私模式。Wright证实,这一点在比特币白皮书(第10节,隐私)中有解释。

Wright退出比特币项目后,比特币账本上的公共地址被开发者误解和滥用,后来被称为“比特币核心”(Bitcoin Core,BTC)项目。因此,当Wright在2009年和2010年为他的公司挖掘比特币时,根据Wright最初的比特币设计,没有必要按照人们现在理解的方式保留公共地址;相反,在当时,种子或私钥就是所需要或存储的全部。

Wright被要求提供的公开地址,据报道可能有高达数十亿美元的资产。他在法庭上作证说,如果可以的话,他非常愿意提供这些信息,但是生成公共地址列表所需的信息被锁定在一个加密文件中,该文件有多个不同的密钥保护层。最早,至少到2020年1月,加密文件的第一层才能打开。Wright解释说,这个加密文件包含了相关的种子和他的专有算法,这些算法可以为他的公司在2009年和2010年开采的比特币生成私钥,然后允许生成相关的公钥和公共地址,这就是大多数加密爱好者今天习惯看到的。

如果他能够获得私钥,并且随后获得由这些私钥控制的比特币,那么Wright本人并不想要它。信托的受益人是他的家庭成员(妻子和孩子)。他宣誓称,他和妻子已经同意将绝大部分资金捐给慈善机构,包括一个为世界上最贫穷的10亿人提供教育的计划,以此作为纠正他发明的比特币系统被滥用于黑网市场所犯错误所做努力的一部分。

Kleiman的律师对Wright进行了详细的交叉询问,重点放在Wright为保护资产而成立的法律信托中相关文件可能存在的不一致之处。Wright多次解释说,他的公司服务器遭到前员工的黑客攻击或破坏,他们试图迫使他的澳大利亚公司进入清算。

Wright昨天结束了他的证词,但是该案仍有许多问题留待解决。关于证据开示中相关问题的听证会预计将再次举行,但要到8月份才会恢复。这只是决定本案中的一个有限问题(即Wright 是否能够提供Kleiman 要求的公共地址清单)。本案的全部问题要等到其他诉讼程序,并最终在2020年3月进行审判之后才能作出决定。

编者按: 本文已经更新,以便更加清晰。

桂林生活网所有文章均来源于网络,文章所涉观点及言论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文章有侵犯他人权利,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l879.com/life/jk/8720/

粉象生活,做生活的分享家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