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高考

北大博士毕业“收破烂”,每天收书50吨月入千万

阅邻创立之初是为解决北大“周末书市”停办而使二手书流通不便的问题,之后逐渐将市场扩展至全国,目前其已拥有1600所高校资源。阅邻主要依靠其“魔方系统”为二手书定价,“魔方系统”扒取了各大电商网站上包括定…

桂林生活网是立足桂林面向全国融新闻资讯,体育赛事,娱乐八卦,IT科技,财经资讯,公益资讯,旅游资讯,教育资讯等知识性和娱乐性、服务性于一体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本站致力于为广大网民提供最新最及时的新闻热点资讯。

近几年来电子书产品与APP在图书领域迅速攻城略地,看上去纸质图书已经没有了市场,不管是新书还是二手书。

实际上2018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规模达894亿元,同比增长11.3%,不仅如此,近年来我国图书市场每年都保持着10%以上的增长。

而二手书市场的发展也同样令人意外,不仅书源更加丰富,商业模式也做了多次变革。

最原始的是线下二手书摊,2002年随着互联网搜索与社交雏形渐现,孔夫子旧书网、旧书街等传统二手书线上交易平台兴起,2014年电商模式开始成熟运作,全品类二手交易平台闲鱼、转转陆续上线。

而新型二手书线上交易平台的创立则是到了2017年小程序上线后,微信集功能、营销与支付于一体,商业闭环打通。与新平台共同出现的是新的商业模式。

不管是孔夫子旧书网还是咸鱼等平台走的都是C2C模式,而新生代二手书线上交易平台以多抓鱼、漫游鲸为代表,采用的是C2B2C模式,阅邻则走了C2B2B模式。

阅邻成立于2017年3月,创始人蔡文源与联合创始人杨宇欢均为北大毕业,其中蔡文源为光华管理的博士,杨宇欢则是金融大数据专业的硕士。

阅邻联合创始人:杨宇欢

阅邻创立之初是为解决北大“周末书市”停办而使二手书流通不便的问题,之后逐渐将市场扩展至全国,目前其已拥有1600所高校资源。而其商业模式也从刚开始的C2C模式,发展为如今的C2B2B模式,即买断学生手中的二手书并批量销售给二手书批发商。

阅邻曾于2018年8月完成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2018年5月完成戈壁创投与36氪数千万元人民币的Pre-A轮融资,2017年9月获得九合云投250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

瞄准校园市场批量收书

阅邻拥有自己的小程序,学生只需在小程序上输入自己的学校名称,并点击“我要卖书”,就会有收书员上门进行收书。

展开全文

二手物品定价问题不只是二手书赛道的痛点,更是整个二手行业所面临的问题。阅邻主要依靠其“魔方系统”为二手书定价,“魔方系统”扒取了各大电商网站上包括定价、评价、动销数据等在内的书籍信息以及豆瓣上的书评,并结合系统内数千家二手书商对各种书的需求情况进行定价。

而对于书籍正版与否这个问题,则需要收书员通过培训手册人工辨别,这样在后期入库时如果发现盗版书籍,也可以实现责任到人。

阅邻不会考量书的新旧,“但凡能用,我们都收,因为我们的下游客户大部分是大型批发商,他们不会过多在意书的新旧。”阅邻联合创始人杨宇欢告诉小饭桌记者。

收书员收好书后需将书储存至固定站点。这些站点有的是阅邻租的夫妻老婆店,月租金在1000元左右;有的是菜鸟或顺丰提供的免费仓库,作为回报,阅邻会给其部分流量,比如学生在卖书之后会附赠其几张物流优惠券。

目前阅邻在全国各地已经拥有1600多个站点,主要分布于广东、湖南、河南、云南等二线城市,二线城市房租及人力成本更低是阅邻拓展这些地方的主要因素。

在每个站点的书达到一定量后,会统一发至武汉总仓。总仓建成于今年4月份,占地近万平,每月吞吐量达几千吨,常驻仓储人员大约50人,其会对二手书进行鉴别、清理。

之所以会将总仓建在武汉,首先是因为武汉地处其他各站点的中心,便于统一书籍到仓的时间;其次武汉的干线物流价格便宜而且还可以实现直接到仓库再卸货。目前每天大约有50吨书籍从各站点寄往总仓。

书籍处理好后,仓储人员会将其寄给下游供应商。对于大型的二手书批发商,阅邻会按吨售卖,每吨8000-12000元;而小型二手书店则可以通过阅邻开放系统挑选其所需书籍,200本起送。目前阅邻各类下游供应商已经有几千家。

和收书大爷“抢饭碗”

二手平台在模式跑通后的进一步发展必须要依赖业务拓展,比如多抓鱼目前就在进行品类拓展。阅邻也不例外,但其在拓展之前,对于先拓品类还是拓区域进行了考量。

表面上看,对于阅邻来说通过人文类书籍将其区域从学校拓展至社区似乎更加顺理成章。但问题是,从短期来看这会增加其人工与房租成本,对于尚在亏损的阅邻会造成资金压力,长远上则会使其校园定位产生动摇。

在当前目标市场还没有得到完全满足的情况下,一味开拓新市场必然是对之前资源的浪费。所以阅邻最终选择了先拓品类。

先拓品类符合阅邻的发展战略。通过多品类拓展,阅邻可以将单纯卖二手书这件较低频的事变得高频。

传统情况下,学生一年处理二手书的时间主要集中在1月与6月,阅邻试图通过其他品类培养学生日常处理的习惯,将这两个波峰拉平。但拉平曲线的过程中其边际成本实则是在增加,而阅邻坚持这样做是为了提高其竞争力,因为如果只集中在旺季收书,当地的“收书大爷”肯定更有资源优势。

目前阅邻已经拓展了二手衣物与3C品类。二手衣物的处理方式主要有再生资源与出口等,3C的渠道则较为宽泛,既有中关村的大B,也有包括二手电子店在内的小B,还有爱回收这种线上平台。对于阅邻这种模式来说,终端是谁并不重要,只要价格合理就都可以卖。

而拓品类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定价。每一个品类都需要专属的定价系统,这也是为什么到目前为止阅邻只拓展了衣物与3C数码。

与只二等二手衣物垂直交易平台不同,阅邻回收的衣服大都偏低端,按斤定价。而3C产品目前的定价系统也已经非常成熟,“直接对一个接口,产品的各种属性与价格都可以获得。”

但在下游轻运营的特点也注定了阅邻所做的生意只能靠薄利多销。杨宇欢给小饭桌记者粗算了一下,阅邻一本书的净利大概只有1元左右,与之相比,C2B2C模式下一本书的利润有时可能会达到几十元。

然而C2B2C模式的问题在于,首先如果买断商品后动销率不高的话,会占用大量仓储资源,其次如果商品无法售出,则需要平台自身担风险,这都对资本有较高要求。而且中间的处理与再定价过程也对团队运营能力提出了考验。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多抓鱼在拓品类的过程中非常谨慎,目前只拓展了一些与平台调性相符的文艺品。“但凡拓一个品类,他们就要学习这个品类之前所有的经验。”

阅邻的模式虽稳妥,但也并非无后顾之忧。前端书源是其生死阀门,虽说对于各平台均是如此,但像阅邻这种以大体量为特色的,书源尤为重要。

为了获取书源,阅邻会在每个学校招聘一个校园大使,进行标准性与非标准性宣传。其中前者包括线上的小程序活动、刷寝室贴海报等,而后者则主要是依靠学生个人在学校的资源进行宣传,比如在学校比较火的公众号上发布阅邻的活动。校园大使上面还会有城市代理与省代理,其中省代理是阅邻的全职员工。

目前阅邻的单月流水超千万,全职员工70多人,其中技术人员有近20个,运营与商务有20余人,剩下的则为后台服务人员。除此之外,阅邻还在全国各地有1000多个兼职人员。

随着时间的积累,阅邻的学生用户会开始流向社区,当其积攒到一定体量,阅邻会开始进行区域拓展。

桂林生活网所有文章均来源于网络,文章所涉观点及言论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文章有侵犯他人权利,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l879.com/edu/gk/1541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