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高考

武汉籍留美学生想回家:能转机国家拒湖北人进,看到网上骂留学生很心寒

近一个月来,陈希和秦杰都在焦虑中度过,尽管他们的人生并无交集,但此刻“海外留学生”的身份成了他们一致的标签。 即便是在全球疫情日益严峻的今天,陈希依然能感受到日常生活的强烈反差:校园里大部分人还是聚…

桂林生活网是立足桂林面向全国融新闻资讯,体育赛事,娱乐八卦,IT科技,财经资讯,公益资讯,旅游资讯,教育资讯等知识性和娱乐性、服务性于一体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本站致力于为广大网民提供最新最及时的新闻热点资讯。

来源:红星新闻

来源:红星新闻

“我两次感受到‘网络歧视’:第一次是我作为武汉人,第二次是作为留学生。”

美国休斯敦莱斯大学的留学生秦杰有些筋疲力尽,这两个月的生活和遭遇,让他重新定义了“颠沛流离”。

作为一个武汉人,又在海外留学,他有些心累。这两个月“武汉人回武汉”,并非是一条顺畅之路。他不得不时刻紧盯家乡的各种变化。

每天上千条消息不断弹出,在密集加入了几个“海外归国群”“从国外回湖北”的互帮互助群后,秦杰“放弃”了捧着手机等更新,索性默默等待,直到能够登上3月24日的回国飞机 ……

当英国公布防疫政策后,剑桥大学的留学生陈希感觉仿佛“呼啦”一下,身边人开始“撤退”,不论是本地人,还是华人。

因为周围人口密度骤降,陈希反而没有回去的打算,但这个选择始终无法让他坚定。他不知道第二天醒来,这里会发生什么,会更严重还是会有好转。

近一个月来,陈希和秦杰都在焦虑中度过,尽管他们的人生并无交集,但此刻“海外留学生”的身份成了他们一致的标签。不同的是,他们一个选择留下,一个决定离开。

而几天前,对于留学生要不要回国这个问题,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是这样说的,“不管回不回,你要考虑两个问题,第一疫情要多长时间?回来是不是决定再也不回去了?如果疫情要延缓半年呢,读书工作都不要了?第二如果不回来待在那里怎么办?”暴风雨即将来袭:

01

学校出现病例

华人学生“上书”请求停课

展开全文

紧张的气氛一直围绕在秦杰身边。

当武汉封城后,武汉人秦杰就成了身边留学生同学的“实时传声筒”——每一天,都会有华人同学找到他问,“家里怎么样了?”“武汉真的有那么多例了吗?”

有华人同学开始有意识的囤口罩和生活物资。那段时间秦杰觉得,华人和当地人仿佛泾渭分明的两条线:一面是小心翼翼,一面是如常喧嚣,尽管当时美国正经历10年来最严重的大流感。

3月初,危机一触即发。当地媒体曝出,截至当地时间3月3日晚间,全美共有9人因新冠肺炎死亡,所有死亡病例皆发生于华盛顿州。

秦杰记得那条消息,说的是华盛顿当地一家养老院,疫情突然爆发。从这时起,当地媒体开始集中报道新冠疫情,加州、纽约等相继受到冲击。

原本秦杰的危机感并不是特别强烈。他所处的休斯敦,地广人稀,外来人口并不多,让秦杰稍稍安心。但事态发生了变化。3月6日,休斯敦莱斯大学出现了确诊病例,这是秦杰所在的学校,该病例正是学校的一位副教授,从伊朗归来。“因为这事,整个学校都炸锅了”。

尽管学校第一时间把相关人员全部隔离,但并未决定停课。秦杰意识到,危机马上就要来了。包括秦杰在内的众多华人留学生纷纷致信校方,强烈要求停课。“大家是真的很害怕,因为他的办公室就在教学楼里。”但他们得到校方的回复是“继续上课”,并表示:学校已经消过毒了,完全没问题。

战战兢兢的日子持续了一周,秦杰他们接到了停课通知,改为网上授课。与此同时,他在英国的同学告诉他“心态崩了”,自己已经第一时间买了回国机票。

听说“群体免疫”这个说法时,剑桥大学留学生陈希的朋友圈在不断刷屏,身边的华人同学也开始抢票。

即便是在全球疫情日益严峻的今天,陈希依然能感受到日常生活的强烈反差:校园里大部分人还是聚在一起吃饭聊天,尽管学校内已经通报出现了12个病例,但真正认真对待的,还是华人留学生。

陈希是校辩论队成员,原计划今年1月至4月他要参加一个华语辩论比赛的英国预选赛,按照以往要求,哪个学校举办,队员们就要跨城到那个学校集中比赛。由于主办方是中国人,陈希他们很早就接到通知,辩论赛改为线上。“没有停课时,中国的学生也一直是谨慎状态,大家都会尽量避免聚集和社交活动。”

陈希从没想过,疫情有一天会在全球爆发至如此严重。他所在的剑桥大学,曾是中国旅游团的必到景点。但国内航班禁止出境后,他几乎再没见过中国游客出现在校园里。他以为,那代表着疫情得到有效遏制,不会蔓延。但现在回忆,那时可能只算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02

两难抉择

想走的人:2月份就已打包完毕行李

留下的人:妈妈发消息确认我还活着

如果没有疫情,秦杰应该在今年2月完成学业,毕业回国。春节之前,他就买好了回程机票,开始数日子。

然而接下来不到2个月的时间里,他的机票被迫改签3回—— 2月因为湖北疫情无法回来,3月又因为全球疫情,回程至今仍是未知数。“全让我一人赶上了。”秦杰苦笑。

他留意过当时美国机场的直飞情况,只有纽约、华盛顿、旧金山和洛杉矶4个地方的机场可以直飞回中国,但另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是,机票在2月已经告急。

那时秦杰的女友在美国陪他,准备买2月的机票回国,等待复工通知。他们当时预估,国内复工可能会在2月底或3月初,这个时间段的机票可能会非常抢手。

2月3、4号那两天,俩人不断刷航班信息,但显示只有3月底才有回国的机票。秦杰当时决定,女友先买2月初机票回国,他原本2月15号的机票则延期至4月1日。

情况再一次出人意料。当国内疫情逐步向好时,全球开始爆发。秦杰看着身边朋友的航班不断被取消、更改,自己也接到了航班取消的通知,被告知换成3月31日,迪拜转机至北京。

3月16日,美航宣布削减75%的国际航班,中国内地航线暂停至10月底。而在同一天,旧金山宣布“封城”。秦杰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局面:前一天还风平浪静,第二天马上急转直下。

秦杰的行李从2月份就已打包完毕,以应对突发状况。翻来覆去一晚上,他决定把自己的航班再提前一周,改为3月24日,他担心晚一天都是“夜长梦多”。再后来,秦杰索性定了三个不同日子的航班,目的地都是国内,为了顺利回去,只能赌一把。

陈希觉得,现在的剑桥比以往都更要荒凉。往年这个时间,虽然也是放春假,但仍有大量学生打算留在校园内,备考复习。但今年,除了华人留学生,连大部分英国本地学生都已经从学校“撤离”。

他看着身边的华人同学每天为抢机票的事昼夜不停。他们必须要时时确定:这个地方现在还能不能转机?不出航站楼的转机可不可以?如果行李是别的航空公司托运会怎样?

每一天,每个国家的政策都在变化。陈希有个同学从法国飞回,但眼下法国情况也不乐观,航班也被取消。为了顺利回国,有同学不得不去非洲转机。很多同学定了两三个航程,就等着碰运气,哪个能走走哪个。

如果是往常,陈希从伦敦直飞老家成都只需10个小时。但现在他查了航班,至少转2次,且航程均在24小时以上。

他见过海外人士坐飞机的图,几乎每人都是从头到脚的防护装备。这种状态下持续24个小时是让陈希难以想象的,他还担心长时间的在路途,很可能更会增加感染几率。即便如此,这类机票仍很“抢手”,3月份时他查询只能买到4月中旬。

除了航班受限,另一个促使陈希留下来的理由则是考试。虽然学校已经通知停课,但陈希所在的学院迟迟没有下发考试会变动的相关通知。这让陈希很为难,他学校的考试类似高考,每年一次都意味着一锤定音。

考试安排的待定也影响了陈希的回国计划,他想过好几版方案,比如推迟到4月的话,就考完错峰回去;如果推迟到6月,陈希甚至和家人商量,是否要休学一年再做打算。

尽管目前考试被陈希放在优先级考虑,但他还是心里没底,他无法预测,每过一天,欧洲的情况是会更好一点,还是更坏一点?真等到6月那时,他还能不能从英国离开?

当他跟父母商量好,暂时不回国后,陈希的母亲几乎时刻不停的随时给他发疫情有关的新消息,提醒他注意。“几乎每隔两个小时,我妈妈会发消息检查一下,我是否还‘活着’。”

在一次视频通话时,陈希妈妈难以自控的哭了。“就是一种本能的焦虑,她会认为很自责,让我一人在国外面对这些。”面对妈妈的痛哭流涕,陈希有些不知所措,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安慰母亲,我很好,我没事。

没有办法提前做好第二天的计划,是陈希这段时间的常态。“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有些决定做完了,也会想这是不是可行的?是不是值得的?”

从上周开始,陈希每天睁眼,都会迎来一个新变化:比如突然之间取消考试,又突然之间取消线下授课;学校就餐时间缩短为半小时;在图书馆一天都可能见不到一个人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桂林生活网所有文章均来源于网络,文章所涉观点及言论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文章有侵犯他人权利,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l879.com/edu/gk/136999/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