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象生活,做生活的分享家

您的位置 首页 民俗

朱自清出生地—朱小涛:追寻祖父背影

【按语】江苏东海县平明镇是著名现代文学史上散文家朱自清的出生地,是毋庸置疑的,但似乎有人不相信,认为:朱自清与东海县没有关系,依据就是朱自清先生的一篇《我是扬州人》,其实,在《我是扬州人》一文中,朱自清也…

桂林生活网是立足桂林面向全国融新闻资讯,体育赛事,娱乐八卦,IT科技,财经资讯,公益资讯,旅游资讯,教育资讯等知识性和娱乐性、服务性于一体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本站致力于为广大网民提供最新最及时的新闻热点资讯。

朱小涛:追寻祖父背影

——关于朱自清出生地的考证(1)

【按语】江苏东海县平明镇是著名现代文学史上散文家朱自清的出生地,是毋庸置疑的,但似乎有人不相信,认为:朱自清与东海县没有关系,依据就是朱自清先生的一篇《我是扬州人》,其实,在《我是扬州人》一文中,朱自清也写出了自己与连云港市的关系,不过那时叫海州,他出生在隶属于今天东海县行政区划内的平明镇,这里,笔者选刊一篇有关考证与回忆文章,供读者研究。

朱小涛:追寻祖父背影(节选)

载《扬州日报》(2010.7.18)

“冬天冻得要死,夏天热得要命。”来扬州6年了,51岁的朱小涛仍然不能特别适应南方的生活。

他扬州的家,在月亮园小区,按揭购的房子,至今尚未还清贷款。

晋风醋雨里长大的朱小涛,最不习惯的,是“这里的饮食”,他喜欢淋上老陈醋和辣子的莜面、拨面、刀削面,他还喜欢焖羊肉、香酥鸭、再抿上两口杏花村汾酒,但,这些在扬州看不见,市面上的黄珏老鹅、老鸭汤,在他看来,有点寡淡。

身为朱自清的嫡孙,他从未在邻里间表露身份,却于一次,在楼下卫生服务站看病时,被人给认了出来。

渐渐地,小区里,越来越多的人会向他点头微笑。有时,还会有人和他攀谈,说说对朱自清文章的感受。低调了40多年的他,起初颇不适应,“这可能还是你们媒体的功劳”。时间长了,他也渐渐理解,这毕竟不是在太原,而是在扬州——朱自清的故乡。

在外吃饭应酬,彼此介绍时,也免不了要被人强调,“这是朱自清的孙子,他父亲就是‘闰儿’”。

对此,朱小涛有清醒的认识,逢适当的机会,他会告诉在座的人:“名人是值钱的,但是名人的后人就不一定值钱了。”言下之意,不说自明。

他并没见过祖父

朱小涛并没见过祖父。朱自清去世11年后,他在太原出生。父亲朱闰生,即《荷塘月色》里的闰儿,是朱自清的次子,上世纪50年代初,毕业于华北人民革命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前身),分配到山西,之后成家立业,直至退休。

朱闰生的童年与少年时代,一直生活在扬州。年龄越大,对故乡的依恋越深。而于此时,扬州讶然发现:朱家在古城,已无后人居住。因此,朱闰生等朱家后人,被频频请来扬州,参加各种活动。

在官方与其多次接触后,朱闰生规劝儿子朱小涛举家迁往扬州,“为宣传爷爷做点事情”。此时,身为中央党校教授的朱小涛的叔叔已去世,以前,朱家对外宣传推介朱自清的工作,主要由他来做。朱家需要一个人来接这个班。学中文出生,又做过多年记者的朱小涛,无疑是合适的人选。

展开全文

现在,但凡有人问及朱小涛折返扬州的理由,他都如是回答:“朱家在扬州将近60年没有人了,我等于填补一个空白。当然,也包括宣传朱自清和朱自清文化等原因。”

朱小涛来到扬州后,在月亮园买下一套房子。入住后,他发现小区核心地带的中央水区,竟是仿照“荷塘月色”的布景修葺而成,并立有朱自清的塑像。这让他觉得“这就是缘分”。

塑像后,是一块石墙,一面刻的是《荷塘月色》,一面是《背影》,摘刻的都是文中的名句。月亮园以“月”为卖点,选刻《荷塘月色》并不奇怪,却又选了《背影》。朱小涛既惊异,也更觉亲切。闲时散步,常往这里走,半生留在北方的他,很快爱上了这里。

稍觉遗憾的是,石墙底的一块铜牌,写错了祖父的出生年份,误将1898年写作了1903年。住了6年,早就发现,他却一直没说,只因不想张扬。“工作上要宣扬,那是工作;回到家,能不提还是不提。”

小时候,他不知祖父是朱自清

熟悉朱小涛的人都知道,他虽非名人,却也绝非泛泛之辈。1979年太原师专毕业后,他曾当过6年教师,后在太原市广播电视总台工作,多次获过各种新闻奖项。围棋、篮球、乒乓球、保龄球等,爱好广泛。

朱小涛人高马大,面部轮廓依稀可见祖父的影子,却已是一口地道的北方口音,俨然一个山西老醯儿。

很长一段时间,朱小涛的人生轨迹,不仅与扬州并无交集,甚至在小的时候,他连自己祖父的名字,都不知道——朱家人对于这层身份始终低调。

这个“秘密”他还是在上了中学之后,由外人之口得知。直至此时,他才恍然明白,父亲嘴里常说的“你爷爷”竟是“那位散文写得还不错的文学家”。

受此家教,懂事以后,朱小涛自己也就有意无意地回避。就是在他大学毕业,当起老师,对着台下的学生教起祖父的文章时,他也从不说及。虽然多说一些,或许会有助于学生理解课文。

朱小涛谈恋爱时,也从未想过以这层身份去争取“加分”。当年的女友、现在的妻子,也是由外人之口才得知此事。她的反应很有趣,几乎是以调侃的口气问他:“你爷爷是不是朱自清啊?”

结婚以后,“该吵架也还是吵!”朱小涛大笑。外人总以为,作为名人之后,他多多少少,会有些与常人不同的际遇,这让他颇不理解,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

不过,朱小涛也承认,因有这层身份,妻子“还是有些改变的”,这改变,发生在举家南迁扬州之后。

妻子现在法院工作。以前在太原时,这个北方的豪爽女子,从不拘束自己的言行,来到扬州后,“朱自清孙媳妇”的身份很快就被同事得知。“不见得有人会因此高看她,但是,她却开始变得谨慎起来,言行上不再如在北方一般大说大笑。”朱小涛把这种变化,形象地称为“儿媳在公婆面前的拘谨”,因为这是到了祖父的家乡。

宣传扬州的文化和旅游

朱小涛现在的工作单位是扬州市文化局,具体工作是收集整理有关祖父的资料,并在适当时候,配合有关部门做些推介、礼宾接待和宣讲。他将自己的工作定位为:“不仅是宣传朱自清,也是宣传扬州,宣传扬州的文化和旅游。”

2007年6月,朱小涛赴南京推介扬州。他讲一口带着山西方言尾音的普通话,向外地游客介绍小桥流水人家的扬州城。

夏日本是旅游淡季,朱小涛背上一段祖父名篇《扬州的夏日》,立刻将现场的气氛调动起来,使得“淡季不淡”。人们在懵懵懂懂中窃窃私语,并最终为这个经过巧妙设计、独特安排、沾满书香文气的行为买单。

逢有重要嘉宾来扬参观朱自清故居,他也总是以嫡孙身份出场,当起礼宾和导游。

去年4月,杨振宁作为“烟花三月”经贸旅游节的贵宾来扬,参观朱自清故居时,他就全程陪同,予以讲解。并早在参观前一天,拜访了杨振宁。

杨振宁与朱家渊源颇深。杨父与朱自清是好友,杨振宁则与朱自清长子朱迈先为同窗好友。而他在西南联大读书时,朱自清曾亲自教过其国文。

参观结束,该请杨振宁为朱自清故居题词。工作人员本来是为杨振宁准备了两款拟好的题词。杨振宁却说,“我不要这些,我要自己写”,并以87岁高龄,坚持站着写完题词。

时隔一年多,朱小涛也几乎背得出这段不短的题词——

“参观朱自清故居有许多感想:抗战期间曾念过朱先生教授的大一国文,胜利后听说他病逝于北京。朱迈先是我崇德中学的好朋友,他组织了读书会,我是成员之一。朱先生和朱迈先的生平反映了几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关怀民族前途的心情和志向。”

朱小涛说,杨振宁先生写完后,翁帆女士在一旁对他说,杨先生已经很多年没有写过这么长的题词了。(下转B5版)

(上接B4版)朱小涛有个心愿,有生之年,能够把祖父笔下那些如诗如画的地方走上一遭,体味祖父当年的感受与意境。

2005年12月,受南京方面邀请,朱小涛夜游整治一新的秦淮河,在风光中“追忆”祖父当年笔下的桨声灯影。一切依然如祖父的笔下所描述:“天色还未断黑,那漾漾的柔波是这样的恬静、委婉,使我们一面有水阔天空之想,一面又憧憬着纸醉金迷之境了……”

2006年10月,朱小涛和父母一同到温州参加朱自清旧居开馆仪式。这座位于闹市区的老宅子是旧城改造中的幸存者,被列为市级文保单位。在原址的基础上,迁移了100米左右。

温州之行,朱家人收获颇丰:参观了朱自清的故居,还游览了魂牵梦萦多年的梅雨潭。

与80多年前一样,亭子依然踞在突出的一角的岩石上,瀑流依然飞花碎玉般乱溅着,溅着的水花依然晶莹而多芒。与当年不同的,是亭下的石刻,朱自清先生的《绿》赫然其上:“瀑布在襟袖之间;但我的心中已没有瀑布了。我的心随潭水的绿而摇荡。那醉人的绿呀!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

接下来,朱小涛的行程可能是绍兴,朱家的祖籍所在;抑或是连云港,那里是朱自清的出生地。追寻着祖父的背影,无论走到哪里,朱小涛都感觉像是重回故地。

记者苏扬冯萍

桂林生活网所有文章均来源于网络,文章所涉观点及言论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文章有侵犯他人权利,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l879.com/cul/ms/97099/

粉象生活,做生活的分享家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