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象生活,做生活的分享家

您的位置 首页 民俗

螺蛳壳里做道场

在罗希贤的画作《拆天拆地男小顽》里,可以看到放学后,男孩子们会聚在一起玩爬树、捉知了、斗蟋蟀、玩弹珠、打弹弓……一幅《女小囡的游戏》描绘了女孩子们的弄堂游戏:跳皮筋、造房子、抓麻将牌、打乒乓球……栩栩如生,记…

桂林生活网是立足桂林面向全国融新闻资讯,体育赛事,娱乐八卦,IT科技,财经资讯,公益资讯,旅游资讯,教育资讯等知识性和娱乐性、服务性于一体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本站致力于为广大网民提供最新最及时的新闻热点资讯。

  陆小鹿

中午去看罗希贤画展。上海陕西北路艺享空间,10平方米的小屋子,约莫展出了20多幅画。

罗希贤是海派连环画家,擅长描绘上海滩风情,此次展出的是他的石库门风俗画。

每张画尺寸不大,但画面内容异常丰富,套用其中一幅画的题目,就是“螺蛳壳里做道场”。

这是上海滩的一句歇后语。“螺蛳壳”形容空间小,“做道场”形容花样百出,这句话意思是指上海人善于在窄小的空间里做出复杂之事。我用这话来形容罗希贤的画,是想赞许他于方寸之地画出了弄堂百态,一幅画就是一幕弄堂群像戏。

从前的老上海人,绝大多数住过石库门弄堂。石库门,是上海弄堂的一种典型住宅房,因用石头做门框,用乌漆实心厚木做门扇,故得名为“石库门”。

住过弄堂的人都知道,狭长的弄堂里没有秘密可言,前家后门对着后家前门,水池共用,厕所共用,甚至厨房也共用。真正鸡犬之声相闻,张家长李家短,一举一动,尽收眼皮底下。

恨不能早一点搬出弄堂啊!终于等到一天,心想事成,弄堂开始拆除,老上海人欣欣然搬进楼房。住宿条件改善了,可是“房门一关,老死不相往来的”的新居住模式,却又让人们怀念起从前热烘烘的弄堂烟火气息。

逝去的记忆可以从哪里重温呢?这个时候,来看一看罗希贤的石库门风俗画,马上就会热泪盈眶。那些久违的弄堂烟纸店、老虎灶、裁缝铺、糖果店、亭子间、水果摊、粮油店……还有各式各样的里弄场景,充满潮湿的回忆。

刷马桶、生煤球炉、送牛奶、送报纸、买大饼油条、在公共洗水池刷牙、洗脸、洗菜……一幅《早上的石门口》,仿佛一辆时光隧道列车,倏忽将我们带回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上海弄堂晨光。

下象棋、织毛衣、吃西瓜、开故事会、摇着蒲扇给囡囡扇风、跷脚躺在红蓝条纹软椅上听广播……《弄堂里厢乘风凉》让我回忆起遥远的夏夜。那时的夏天没有空调,却有群聚娱乐的热闹,每个晚上都是一个盛大的节日。

“磨剪子嘞——戗菜刀” “棕绷修哇,啊有坏额棕绷藤绷修”“箍桶咯箍桶”……叫卖声曾经是上海弄堂里的一道独特风景线。我童年生活在江苏南通,此类叫卖声在南通也听得到。一幅《弄堂叫卖从早到夜》勾起儿时回忆,画面无声,却恍若声声入耳。

当年,上海弄堂里的孩子们玩些什么游戏呢?在罗希贤的画作《拆天拆地男小顽》里,可以看到放学后,男孩子们会聚在一起玩爬树、捉知了、斗蟋蟀、玩弹珠、打弹弓……一幅《女小囡的游戏》描绘了女孩子们的弄堂游戏:跳皮筋、造房子、抓麻将牌、打乒乓球……栩栩如生,记忆犹新,这些游戏我小时候也都玩过。

石库门风俗画,既有人文情怀又具风俗趣味。罗希贤说他是想用这种独特的形式,来保存上海这座城市的记忆,因为他爱上海,也爱石库门。

用画笔来保存记忆,这是画家罗希贤的幸福。通过观展来唤醒记忆,这则是我们观众的幸福。

作者:陆小鹿

桂林生活网所有文章均来源于网络,文章所涉观点及言论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文章有侵犯他人权利,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l879.com/cul/ms/8827/

粉象生活,做生活的分享家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